一线抗疫群英谱|马凌:为了你的安危,前进前进前进

一线抗疫群英谱|马凌:为了你的安危,前进前进前进
海報制造︰李安思翰  一線抗疫群英譜∣馬凌︰解放軍誓死不退,向前方只因責任在肩  -中國軍網記者馬嘉隆通訊員劉一波王均波  “疫情面前,中國公民解放軍誓死不退!”2月2日,剛下飛機的馬凌,因為這句一挥而就的鏗鏘誓词走紅網絡。來武漢之前,馬凌沒想過這麼多,不過是擔心疫情不知道,抽組醫療隊或许會有困難,自己作為科室主任要帶個頭,以免我们恐懼。令他沒想到的是,科里幾乎人人都寫了申請。  面對同學和搭档們的點贊,他總是很冷靜。在他心里,英豪二字重若千鈞。“真实的英豪是已經倒在抗疫戰場上的人,還有那些積極协作治療為後人趟出一條路的患者。”對于他自己來說,“不謙虛地講,我覺得我是一個盡責的人。”在他看來,解放軍的責任是到黨和公民最需求的当地,醫生的責任是到有患者的当地去……在這場全民戰役中,各行各業都有自己對應的責任,只需我们都盡好自己的一份責任,疫情必定很快就會被擋住。  對于守土盡責,每個人的標準或許都不盡相同。馬凌就常激勵團隊中的年輕醫生,“不是說到了武漢你就盡責了,也不是說治好了幾個患者就盡責了,必定是要盡你最大的尽力和才能來搶救患者,無論成敗,都不能留有遺憾。”  馬凌目光中寫滿堅毅。高輝攝  從醫22年,馬凌均匀每年要做900多台手術,數千生命被他力挽狂瀾,足跡遍及甘肅青海兩省近百個落後縣城。在無數次的存亡鏖戰中,令他形象最深的,還是年輕時遭受的一場“惡戰”。  那時,剛畢業沒幾年的馬凌,在最意氣風發的時候,收治了一個風濕性心髒病合並感染性心內膜炎女孩。她的病况很嚴重,用什麼藥作用都不好。馬凌守了她兩個月,女孩也一向表現的很樂觀。一天上午,女孩忽然和他說︰“你回去歇息下吧。”馬凌說︰“沒事。”女孩笑著說︰“我覺得你都臭了,回去洗個澡吧。”  那天晚上,馬凌再回去的時候,已是陰陽兩隔。在女孩留下的日記中,有一段是專門寫給馬凌的。“我知道你對我好,想治好我的病。但我實在太疼了,實在堅持不住了。期望你們以後能發明许多藥,能治好類似的病。”  看著生命在眼前消逝的那種無力感,讓馬凌始終刻骨銘心,為了盡或许防止類似的悲劇重演,他不敢有絲毫懈怠。其實,對于醫生來說,最大的敵人便是“司空見慣”。從醫這些年里,盡管經歷了數不盡的悲歡離合,馬凌的內心從不麻痹,堅持傾盡悉数汗水對待每一個看似沒有期望了的患者。因為他知道,每一名患者的背後,都是一我们子人的夸姣。  馬凌检查監測儀器上患者的生命體征。劉一波攝  在重癥病房里,未必每一份支付都能得到圓滿的結果,不過,多一些尽力,總能多一些期望。一天,順利交完班的馬凌正要走出病區,一轉身的功夫,一名患者的心跳停了。馬凌趕緊跑過去給患者插管並進行心肺復蘇。依照一般的搶救流程,心肺復蘇只需求持續30分鐘就可見分曉。不過,馬凌和他的戰友始終覺得這個患者的病况變化的太忽然了,應該還有期望。他們守在病房里,一向按、一向按,一連搶救了兩個小時,終于硬生生把患者的生命從死神手里奪了回來。穿著防護服進行心肺復蘇對醫護人員的體力是個極大的考驗,搶救成功後,我们都累倒在了地上,險些虛脫。不過,當看到患者的心電圖从头有了波動,再苦再累都值得。  在這場與新冠病毒的戰斗中,未必每一次的交鋒都盡如人意。在收治患者初期,曾有兩位患者沒有任何預兆忽然病逝,對馬凌和一切醫護人員的打擊十分大。“那些天通宵睡不著,腦子里就一向在想到底是怎麼回事。”  事後復盤時,他們發現新冠肺炎患者表現出的癥狀,有時會輕于身體的病變程度。一些能吃能睡,仅仅有點氣短的患者,肺部的損害其實已經十分嚴重。依據患者的自我感覺判斷病况或许“貽誤戰機”,要結合肺部印象學和血液化驗的指標進行綜合剖析,才能把治療關口前移。  為了在治療中早發現、早處置,醫護人員時刻不敢懈怠,因為留給他們的時間,往往要按秒來計算。  一次,馬凌剛把患者都巡視完,都很好很正常。10分鐘後,19床的一位老先生忽然出現致命性的心率异常,心跳跳到240次,脈搏也彻底摸不到了。馬凌趕緊帶著和他搭班的醫生王闖趕過去對他進行心髒除顫,經過緊急處置,30秒後,白叟的心跳从头恢復到100次,轉危為安。  事後,馬凌很後怕,“便是幾秒鐘的工作,晚一點人就不行了。”而令馬凌感到驕傲的是,他在不同醫院戰友之間的默契协作中,感触到了軍醫戰斗力的變化。他的搭檔王闖,是一名27歲的呼吸科醫生。以往,我们都在各自尽力搞好自己的專業,而近幾年,一些常用的急救操作成為我们一起的必考必練課目,我们技術的同質化水平更高,协作起來也更為默契,關鍵時刻心中天然也會更有底氣。  在重癥病房里,除了要靠硬實力去對抗病毒,怎么讓患者們从头振作起來也是個不容輕視的問題。  馬凌為患者介紹藥物用量。劉一波攝  火神山醫院的重癥病區曾收治過一個有著嚴重腎髒衰竭的晚年患者。轉來火神山醫院之前,他就不怎麼协作透析,覺得自己已經沒期望了,得了新冠肺炎後,他更是變得特別浮躁,經常用各種難听的話去批評醫生護士,用這種方法把自己的恐懼發泄出來。  “這個時候,最需求的是去了解患者的情緒,增強他治療的體驗感。”馬凌承擔起這位白叟的治療後,冷靜地見招拆招、步步為營。“他氣短,那我們就抓緊把呼吸困難改进了。他每次透析堅持不了多久,那我們就多辛苦一點,天天都透析,讓每次的時間短一點。”漸漸的,白叟感覺到比曾经舒畅點了,開始愈加主動地协作治療。出院時,老先生拉著醫護人員的手声泪俱下,不斷地感謝解放軍讓自己又活了過來,那種劫後余生的喜悅感染著在場的每一個人。  能在最危險的当地護佑我们的平安和健康,這是馬凌心目中至高的榮譽。看著一個個重癥患者重獲重生,便不枉此次沖鋒。和“逆行者”比起來,這個長在黃河邊上的西北漢子,更喜歡用“前進”兩個字來描述自己和戰友。“前面是敵人,我們向前進;前面是病毒,我們向前進;前面是困難,我們向前進;黨和公民需求我們的当地,我們向前進。”  那麼,前進的路上會不會惧怕呢?臨行前,馬凌13歲的女兒就不敢讓爸爸出發。馬凌反過來勸孩子,“這個病傳染性這麼強,爸爸和叔叔阿姨們要去武漢把它擋住,這樣至少你和爺爺奶奶還有媽媽在家里是安全的。”  獨自一人時,馬凌也曾想過萬一真沒回來怎麼辦。轉念一想,家里沒什麼後顧之憂,等疫情過去了,小朋友們能開開心心肠像曾经一樣去上學、去吃好吃的、去逛商場、去游樂場,女兒必定會為她的爸爸骄傲。而许多年以後,全國的老百姓也會記得,2020年的春天,有這麼一群無名的英豪,給他們擋住了這個病。  馬凌的微信頭像,是一個獨立于礁石上的背影,面朝大海,旭日東升,沙鷗翔集,正似他的微信簽名︰“永遠信任,夸姣的工作即將發生。”疫情凶險,更要把忐忑化為動力,時刻留意防護,保護好自己,保護好戰友,平平安安地回家。  回家,踏實地睡上一覺,醒後來上一碗三細的拉面,再開始新一天的夸姣生活。當然,回家之前,還要好好看看與自己朝夕相處的戰友們都長什麼樣子。素日里,要麼穿著防護服,要麼戴著大口罩,等疫情結束了,必定要和我们从头認識一下,“起碼以後讓我們在路上見著能認識!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